2000情色文学年鉴

作者: 从不乱

对2000年情色文学的总结在1999年即将结束的时候,作为情色文学读者的我曾经对当年在元元发表的情色文学(实际上也就是当年所有公开发表的情色文学)作了一番肤浅的评论,正如我作文前所意料之中,这篇文章得到了一些同好的谬赞,但这大抵是因为在当时这类文章极少的缘故。其实单就《对1999年情色文学的一个总结》这篇文章本身而言,因为本人对不少作者、作品了解得不够深入,从而导致相关评价不够全面,甚至有明显讹误的情形在该文中屡屡出现,所幸的是各位作者大大大人有大量,并未兴问罪之师,但是我内心之中,还是为自己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感到惶恐,然而木已成舟,唯一补救的方法,我想只有是用更为细致的态度去对2000年情色文学的创作状况做客观而又公正的总结。我正是抱着这样的态度,去撰写2000年情色文学的总结的。但是一如以往,虽然我尽力而为,但是限于个人自身的鉴赏能力实在不算高明,错讹之处所在难免,好在这一次我邀得元元几位版主拨冗出任本文监制,相信必能使本文错误和遗漏之处得到最大限度的补救,从而使作者辛勤工作的结果不至于再次被我这低水平的评论者贬低甚或是疏忽。

在本次创作中,得到了浮萍居主、奴家、林彤、湿了耶等诤友的大力协助,纠正了本文许多失误和失察的地方,特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与1999年相比,2000年情色文学的创作情况,总的来说不大令人满意,虽仍有不少佳文出现,但类似1999年《十景缎》、《暴露的淫荡妻》、《情为何物》这样具有开创意义的作品,却并没有多少(这个说法大概许多人都会表示异议)。缺少具有创新元素的情色文学,可说是2000年情色文学最大的遗憾。

而造成此一现象的原因,首先应该是在2000年度作为最大中文情色文学论坛的元元,因其创作环境呈现不良状态极大影响了作者的创作欲望,从而导致多位有实力的作者下潜,或者流露出想要下潜的想法。其次,本年度台湾台湾政局、股市的动荡,也直接限制了情色文学的创作,毕竟,现实的生存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本年度并非一无是处,事实上有不少可喜状况出现,其中最让人兴奋的,就是大量有实力新人的涌现,以及一些新流派的兴旺。

总之,2000年度情色文学的创作情况,可以看作是一个正在收缩积蓄力量,以便再次全力击出的拳头。从中可以看出情色文学的创作格局、流派正面临重新整合的新局面。

一、新人

情色文学要想长胜不衰,必须要仰仗新人的力量。本年度众多老将的缺席,虽令人遗憾,却为新人的大量涌现提供了机会。事实上今年新出作者数量之多、质量之高为历年罕见,他们的作品风格各异,各有不少拥趸,到如今其中的不少人已成为元元的中坚作家。不客气的说,今年元元的繁荣一大半依靠他们支撑。

在2000年新人中,佼佼者当首推奴家。论理说奴家兄在99年尾就已出道,不能算是新人,但是那时他是用的“小倩”这个笔名,以“奴家”之名推出其作品是2000年上半年的事情,所以此处仍把他归到新人一栏。和以往乱派作者不同,奴家的几部作品都已经不再致力于描写乱伦行为与道德伦理观念的撞击,其母亲形象也不再如以往那样好色淫荡,而是展现出温柔包容的慈爱情怀,奴家的几部作品都是在用大量篇幅描写母子之间相互关爱、相濡以沫的那种亦母亦妻、亦夫亦子的男女之情,这一点实在可以看作是乱派文学的又一次革新。奴家展露出王者之风的作品《床笫之间》一推出就势不可挡,随后《豢养母老虎》横扫江湖,从而一举奠定自己在元元坚不可摧的地位。奴家的作品口味虽重却乱而有情,情和欲之间的分寸掌握得炉火纯青,文笔于清新精致中显露浓郁的感伤情怀,情节曲折娓娓动人,更长于细节描写。将浪漫唯美的文字和令人为之魂销的情节融为一炉,塑造出真实动人母亲形象,这样的奴家想不红都难。奴家另一个长处在于他对自己作品精益求精,负责的态度确属难能可贵。随着眼下《与狼共舞》的连载,奴家目前在元元的地位已如日中天。

波波是今年另一位出色的新作者,单就剧情的安排而论,波波绝不逊色于奴家,其文笔甚至有过之(一家之言)。波波的作品大多为短篇,也不乏中长篇,他的出文量大而精,涵盖各个流派,《小春》写兽交、《淫兽城堡2099》写乱伦、《小敏老师》写迷奸┅┅其他作品还包括偷窥、科幻、换妻,总之,波波已经消化几乎所有情色文学门类,从而随心所欲的应用各种素材写作,并通过巧妙的情节在其中灌入自己的思想与情感,不留斧凿痕迹,实属难能可贵。但也正因为此,波波一直到目前没有被任何情色文学流派引为同道。因其文风太杂而使人难以产生认同感。此外,波波作品还有一个小小的特点,就是在欲的描写上总带点遮遮掩掩,读来不能让人尽兴,至于这个特性是好是坏,就见仁见智了。

大姐姐和智障男孩这对夫妻档也是今年新出的名家,其中大姐姐的人气度更高一些,她目前在元元上的地位,不会低于奴家和波波。然而他们的成名,我总觉得有一些取巧的成份在内。如果一定要我说的话,则我认为大姐姐的成就不但低于奴家和波波,甚至低于老公智障男孩。大姐姐主要在上半年活动,成名作是金庸作品相关人物的同人志,每一篇都曾在元元上引起轰动,但在推出世情长篇《乱》及其续篇之后就退出江湖,而智障男孩在夫人退隐后出山,其唯一作品《更年期的黄蓉》也是每出一篇都获得好评无数。这对夫妻的作品在选材和风格上颇多相似之处,两人都喜好熟女,不太注意女主角的从一而终,都长于细节刻划。然而他们夫妻之所以得享盛名,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在于他们作品题材本身,这种同人志作品由于原作的广泛流传而能够较为轻易的得到读者的喜好和赞美。正是在这个方面上我以为他们的成名有取巧成份。一旦大姐姐脱离了金庸作品的范围独自创作全新人物如《乱》及其续篇,其作品品质就略微显得逊色一些。而智障男孩之所以高过大姐姐,就在于他的作品与大姐姐相比,独立创作的成份更多一些。不过,这对夫妻对于同人志作品,仍旧可以说做出了划时代的贡献,他们的作品应该是第一次发挥出同人志文学“同人”的真髓,就人物的认同度来说,超过以往所有金庸作品的情色同人志,甚至包括开创性的巨作《神雕外传》,他们作品中的人物如岳夫人、闵柔给人的感觉就是《笑傲江湖》、《侠客行》的岳夫人、闵柔,而所有神雕系作品中的杨过和黄蓉都不能符合原作的人物设定。在性格相似的基础上再加情色,给人真实可信的感觉,这正是大姐姐夫妇作品的特色。(本段落纯属一家直言,如果对本文所涉当事人造成不良影响,请原谅!)

虽然只有《安徽保姆在上海》和《车祸》两部已完成的作品,上海宁仍是本年度最有实力的新人之一,《安徽保姆在上海》也是今年为数不多的传世之作之一。《安徽保姆在上海》情与欲结合度极高,虽然不尽合理,却充满刺激,尤其是细节的描写真实细腻,充满让人冲动不已的淫糜之气,使人百读不厌。《安徽保姆在上海》真正的缺憾,我想就在于这篇文章太短了吧!(有着和《安徽保姆在上海》相似情节,但是篇幅较为短小的一部作品,SexBus的《我和许姨》,也是部不能不提的绝佳作品,《我和许姨》较之《安徽保姆在上海》,予人以无情无义之感、却也因此更显真实。)

和上海宁一道成为今年令上海人骄傲的,是另一位上海作者竹叶青。《夜色下的上海滩》这篇作品,是今年世情(图书馆里的“都市生活”)系最佳作品,即使将其和2000年度最长篇幅作品,朱莞葶的《小青》系列相比也决不会逊色,至于该流派的其他作者,根本不能与之相提并论。《夜色下的上海滩》的构思、人物、事件的专业和精巧姑且不论,更重要的是充斥全文的那种黑色感觉,令人读后不觉快感反而心生怜悯之情,此文发人深思,一望可知,该文的意义决非情色文学如此简单,而是寓有更为深刻的道德和政治内涵。(本人幸承林彤和奴家提醒,不然险些错过这篇绝文。)

荣儿也是一位极有特点的新人,我想读过他《玉碎宫庭红绿间》、《家族传统》、《纵横天下之枫叶奇情》等作品的人,都能体会到他对老年妇女(应该是45岁以上的女性)强烈的痴迷程度。荣儿的作品不讲究情节的真实可信与否,他的创作意图只是通过这些情节来表达他的想法,而且是淋尽致的表达。荣儿的可贵,首先在于他在创作题材上的创新(其特殊性取向就是乱派估计也少有同好),其次在于他在泛情描写上的赤裸裸无所顾忌。

微风和sexdevil可以说是两个默默耕耘元元这块情色的土壤的农夫,微风的作品有《少年的烦恼》、《书中》,正在连载的有《戒指之主》,sexdevil则是《育强系列》的作者。这两个人虽然作品在内容上一个奇幻,一个都市;在风格上一个乱伦,一个SM,但是其共同特点都是在重视剧情的基础上,描写酣畅淋的性爱场面。其情节虽不曲折却颇有看头。可以说,微风和sexdevil的实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全的体现出来。

《幻想传说》系列(迷)和《风月大陆》系列(瘦子)都是本年度下半年出现的大人气作品,两个系列虽然在文风上有所不同,却都属于奇幻武侠系列,其优点和缺点也都同样突出。这两个系列的情节架构设定都非常宏大而精密,其主人公的形象颇为吸引人,而且情节可说极为精彩。但是具体到每一章节的细节描写上,这两个系列却都不能尽如人意,《幻想传说》系列失于描写过于简略,无法体现人物的心态变化;《风月大陆》中的人物心理变化也不能使人信服,甚至部份情节有抄袭嫌疑,两个系列中的女性角色都有过多过滥的趋势,而且对这些女性角色性格的刻划也模糊不情。

在2000年,展现出水准之上实力的新人还有katck(《模特儿传奇》)、幻想(《烈火凤凰》)、胡作非(《凌辱女友》)、小小大男人(《让女友暴露吧》)、灰鼠(《电话那一边的母女》)、Phil.Yhi《理力者》科幻武侠版等,他们以各自的作品在元元新人榜上占据了一个靠前的位置。

纵观今年众多新人,一个比较明显的特点是作品中性爱场面经常予人以单调之感,缺少人物情感变化的描写,因而不少剧情无法令人信服,甚至前后矛盾,对于情色作品来说,这些都是阻碍其成为经典作品的大障碍。

在本年度有实力,有号召力的新人极多(上述这些作者和作品只是2000年众多新人中较为出色的一小部份,笔者限于篇幅实在无法在此一一列举),且各自风格相差极大,个人认为对于情色文学的发展来说,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众所周知,情色文学作为草根文学和地下文学,一个最重要的特质就是任何人不论阶级国籍都可以自由参与创作,而且只要其用心创作,都能得到同好的认同。也正因为如此,我相信大量风格各异的新人的涌现,标志着情色文学创作正获得越来越多人的认同和参与,而这对于情色文学的繁荣,是大有益处的。

二、老将

在2000年度有许多老将缺席。Robin、次郎、江逗、心人、HUSKY、黔无驴、SOFA、pesakd等音信全无;而OCR、nuts、湿了耶、抱玉轩、Ben、Sunray、八云、催眠魔导师、路人、VT、旭鹤等实际上处于半退休状态,到了下半年,不但方寸光、尼玉加入这一行列,连奴家、大姐姐这样的“准老将”都因为种种原因而退隐,这不能不说是一件非常令人伤心的事情。

不过还是有一些老家伙老当益壮,在以前的辉煌上再接再厉,为元元的读者们送上一道道美味可口的大餐。

在这些人中,YSE99和西门春雪当是最具活力的两位。

在1999年发表了《穆桂英外传》、《雷龙与紫罗兰》和《警探姐妹花系列》等作品,从而以名将之姿纵横于SM板块的YSE99,其作品一贯以无情、残暴,颠覆正义为特点,而且几乎不掺杂暴露、乱伦、粪便等内容(我是指专门描写此类内容而从中获得快感的部份),属于最纯正的SM类作品。今年,YSE99又屡屡大展雄风,从年初的《疯狂传说》到《黑星女侠》,再到架构严密,人物众多的宏篇巨制《战乱的星系》,YSE99一如既往,毫不留情的尽情凌辱那些丰腴的巨乳美女。如果再想到YSE99以neptune的笔名,还推出了《征服神奇女侠·2》(有古蛇协助),不能不让人佩服YSE99那惊人的创作速度及在SM场面描写上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才华。在YSE99所有作品当中,《战乱的星系》是最具野心的作品,其架构规模之宏大,情节之错综复杂,已不能单纯的用一部SM情色作品的标准去衡量,文中人物更纷纷体现出善与恶、温柔与残暴交织在一起的复杂魅力,贯穿其中的SM情节,对于展现这些人物的性格,有不可取代的作用。

西门春雪是另一位在今年焕发异彩的作者。在1999年发表的处女作《妈妈是舞厅小姐》,缺点与优点同样明显,如果单以这篇文章来衡量西门春雪,我的这位挚友充其量还只能算得上是准一流作者,然而他在2000年度居然取得如此之大、近乎脱胎换骨的进步,实在是一件令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事情。今年西门春雪连续推出《妈妈是舞厅小姐·续》、《妈妈是AV女星》、《道听途说之赚钱的好办法》等乱派佳作,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每一篇新文的水准都可以见到有显而易见的上升,而且这三篇作品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好处,无论是《妈妈是AV女星》的真情、《妈妈是舞厅小姐·续》的偷情、《道听途说之赚钱的好办法》的实情(现实之情),都有自己独有的特色,可以说西门春雪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不过最为令人兴奋的,则是西门春雪下一步的动作,目前资料已经显示,他的下一部作品将是对他自己已有风格的颠覆,其变化之大,相信没有人能够相信,这部中长篇武侠作品竟会是西门春雪创作。

2000年度还有数位情色文学巨头发表了自己的作品。朱莞葶《杨小青自白》是今年篇幅最长的情色文学作品,在《小青系列》的最新作品中,朱莞葶用日记的体裁,为我们描绘出一幅中年妇女富贵而空虚的生活画卷,朱莞葶一向是元元诸公中最具文采的作者之一,这一次通过他的娓娓叙述,使我们重新认识了杨小青这个在前几卷中淫乱放荡的贵妇人,其内心那真实痛苦的一面。如果夸张一点的说,杨小青在这一部作品中,已从荡妇摇身一变而成为天使。虽然是淫乱的天使。不过,由于过份追求写情的效果,《杨小青自白》略显冗长,且有些不太连贯,因而在追求快节奏的今天,造成其接受上的难度,在元元上人气度不高。然而无论怎么说,这一系列的作品,都是真正喜爱情色文学的读者所不能忽视的。

方寸光和尼玉都是在去年崛起的大哥大级人物,今年他们的表现颇有相同之处,都是上半年频频出文,下半年却销声匿迹;同时,他们都在创作自己成名之作的同时,又各自推出了一个三、四万字的中篇。方寸光的《小丫鬟》和尼玉的《恨》与各自代表作相比,都体现出一些不同的特质。《小丫鬟》实际上可以看作是《十景锻》的番外篇,但是却带有SM的性质,且其武技描写弱化,这是本文和《十景锻》的最大不同,不过在人物和性爱场面上,却依然保持了方寸光一贯的文风。《恨》是尼玉一部SM小品,但是情节和人物不乏可圈可点之处,尤其是SM场景激荡人心,不愧是大家之作。尼玉自去年至今,《美少妇的哀羞》洋洋洒洒数十万字,然而一直没有主干情节,完全是为SM而SM,但读了这篇《恨》后,让人不禁怀想,如果以尼玉的才华,在该结束SM的时候结束SM,不另行添加其她女主角而是干脆再写一篇新作,并在其中贯以相应情节、情感,这篇作品的成就是否会比《美少妇的哀羞》更高一些呢?

湿了耶是一位个性独特的作者,其作品《我爱辣妹》系列,以描写温馨而富于情趣的闺情着称,今年《我爱辣妹》系列结束了第二部《我爱辣妹·续》,第三部《我爱辣妹外传》(雪莉篇)也到了第十六篇,在这些作品中,几个可爱的少女辣妹、小雯、雪莉先后登场,其中小雯的娇憨和雪莉的柔媚都刻划得活灵活现,令人实在羡慕文中男主角(湿了耶?!)的齐人之福。湿了耶的作品最具神采、也是别人无从模仿的的特点,就是在性爱过程中有大量的男女间对白,湿了耶对这些情话的精妙运用,实在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今年湿了耶还有《秀色可餐》、《XX奸魔》、《移风易俗系列》等短篇面世,但是这些作品的成就不如《我爱辣妹》系列,所以这里不再赘述。

和往年一样,2000年小淫弟又推出大量的作品,并将之统名为《Sexual Rhapsody》,虽然小淫弟的作品大部雷同,但是他以勤补拙,以量补质,尽自己力量为情色文学的繁荣加砖添瓦,其精神仍值得我等学习。次郎则和小淫弟恰成反比,整整一年只完成了《补习班姻缘》的四分之一(先前曾经完成了一半,有关这篇文章的好处我已无需赘述)却仍然跻身大家之列,不能不说是实力使然。

一般说来,一个情色文学作者的创作轨迹,起初是欲重于情,其后是情强于欲,最高的阶段则是情欲并重。由于作者大多数是因为无法抑制内心的激情而下水,所以其最初作品大多有大量的、而且极有可能是激动人心的性爱场面描写,而在语言文字的运用上则显得不够熟练,当最初的激情冷静下来,不想仅仅只追求欲的满足而想要在自己文中加入一些情感变化时,却发现自己对于性爱场面已经没有多少新的花样,不能再写出当年那么爽、那么辣的作品。只有一少部份人能够突破这个写作障碍,达到情欲并重,成为当之无愧的大家巨匠。正因为有上述的创作轨迹,所以情色文学中老人的大量流失,是相当令人惋惜,而且使今年元元上发表的情色作品有无法弥补的遗憾。因为一般说来,许多新人因为手不熟的关系,无法准确掌握情和欲之间的度。目前只希望目前仍旧活跃在元元上的老作者不要继续退隐,而新作者能够尽快的承担起老作者的责任。

三、流派

根据我自己的分类,以性爱特色的不同将情色文学分为横向的派如乱、虐、换等,而以情节背景的不同将情色文学分为纵向的系如武侠系、校园系、世情系等,以此建立一个情色文学的分类座标图。

如果根据这个座标图,则在本年度的情色文学创作中收获最丰的应该是乱、虐两派以及玄幻系作品。

今年上半年元元肥水四溢。抱玉轩《海上旖情记》之《石库门里的秘密》打响了乱派今年的第一炮,该文以向来予人神秘刺激感觉的三十年代上海滩为背景,写出一个生活气息浓厚的甜美浪漫乱伦故事。抱老大第一次创作,就推出了这么一个情色并重的作品,其功力之深厚令人惊羡不已。紧随抱玉轩其后的是西门春雪《妈妈是××××》系列以及奴家三易其稿的《床第之间》,大姐姐的金庸同人志系列、《乱》及其续篇,这个由“进步最快”作者和两位一流新人组成的乱派军团在春节后一段时间内所向披糜,间中还杂以路人一部实验性的作品《我们一家都是人》、月海的《桑德拉家庭传奇》、色情妈咪的《淫荡妈妈骚姊姊》、VT的《新婚母子》之《儿子的遗传》等作品,如果再加上微风的幻想系乱伦作品《少年的烦恼》,整个元元上半年可以说是乱派天下三分有其二的局面。

而在这乱派作家的大合唱中,身为乱派一员的我,坦白说也做出了一份比较有份量的贡献,我的两部短篇《身临绝境》(99年所写、但于2000公开发表)和《无间之所在》,绝对是所有乱派作品中无法忽视的存在,而且我个人认为就意境和文字来说,这两部作品都能够称得上是乱派的经典之作。

在经历了上半年的辉煌之后,乱派文学2000年下半年突然出现了衰退,西门春雪出差、大姐姐退隐、其他作者也莫名其妙的不见,这许多因素混合在一起,导致乱派下半年产品大减,只有奴家一人以《豢养母老虎》维持大局,同时浮萍居主在这时公开了其新作《伊底帕斯的叙事曲》的前半部份,维持了乱派的局面。《伊底帕斯的叙事曲》应该是浮萍居主在反复阅读《情为何物》之后构思而成的作品,在情节和人物的设定上可以窥见明显的亲缘关系。《伊底帕斯的叙事曲》虽然也是超水准的作品,但珠玉在前,坦白说本文在成就上不及《情为何物》(老大不要怪我),也不及浮萍居主的上一部作品《朱颜血·洁梅》,而在这一时期,《半世风流》(布伦)、《闭门一家亲》(不文)等作品也各有其特色,尤其是《半世风流》,其颇富情趣的情节若能继续必定前途远大。

总的说来,乱派在2000年的收获巨大,更展现出进一步发展的实力。在新的一年中,奴家、西门春雪和我相信能够为大家奉献出更多更好的文章,而其他许多我目前不清楚状况的作者,想必也正在磨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吧!

如果说上半年是乱派的天下,到了下半年,异军突起的玄幻系作品,则夺去了乱派的大半江山。最先在元元发表的玄幻系作品是迷的《幻想传说》和梦王的《公主战记》(未完),当时获得一片采声,然而真正成为今年下半年玄幻系作品领军人物的作品,则是弄玉的大作《阿里布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记》号称是抄袭拼凑元元先前发表的众多作品如《暗黑魔法师手记》(nuts)、《天堕武林》(小柱子)、《淫兽城堡2099》(波波)以及一些武侠作品,然而即使存在抄袭拼凑的行为,我相信弄玉大人也已经将这些作品完全的消化而融为自身的养份,《阿里布达年代记》符合所有玄幻小说的特点,虚构的大陆、神奇的魔法、多样的种族一一呈现,而以主人公荒唐香艳、惊险刺激的冒险为全文主干,一个个形态各异的女主角跃然纸上,使读者得到极大阅读的快感。《阿里布达年代记》是第一部具有轰动效应的玄幻情色作品,引起各方面的水准而体现出划时代的价值(需要指出的是,《阿里布达年代记》我也曾参与其中,执笔了该文的三、四两章,但是全文的整体构思和三、四两章的梗概,都是由弄玉大人一力完成)。

《阿里布达年代记》之后,在元元上独占鳌头的,是瘦子的《风月大陆》系列,紧随其后的有朱久簇《龙神传说》、沈青容《英雄大陆》和独孤求伴的《时空飞跃》之《异域纵横记》,后者是一部在篇幅和情节上都足以和《风月大陆》系列比美的作品(当然,更令我印象深刻的则是这位独孤求伴有一个让我羡慕的爱人姐姐),不过该文情色度实在不算高。总的说来,所有玄幻系作品都较为重视情节,体现出较强的可读性,同时并不怎么影响色的发挥,从长远来看,玄幻系作品有可能更加发扬光大。

虐派全年表现平均,没有太大起落,今年的虐派除了尼玉继续他那超人气巨着《美少妇的哀羞》、YSE99的几部作品相继发表,失落的新作《铁汉》也占据虐派文坛一个重要的位置,《铁汉》继承了《江湖》虐、情并重的特色,塑造出一个现代游侠(007?!)的形象,不过更让人赞叹的,则是失落继《江湖》中悦子之后,又写出一个和悦子不尽相同、却同样惹人爱怜的美雪,同时和《江湖》相比,《铁汉》更加细腻,而众多伏笔的预留,显示出该部作品将有更大的发展空间。除了上述几人,虐派今年还出现了上海宁、katck、幻想等新人,katck的《模特儿传奇》有情有色,幻想的《烈火凤凰》规模宏大,都有成为第一流作品的潜力,只不过目前在SM场景的描写上还略嫌沉闷单调。此外,只有一部未完成作品《我的耻辱与复仇》的1GB,只有一部短篇《清军大营中的女犯》的曾九,文笔都颇为不俗,但惊鸿一瞥(1GB的作品由西门春雪代贴)就杳无音讯,很有可能他们已成为掠过虐派天空的璀璨流星。

在2000年除了玄幻系,还有几个流派异军突起,以团队形式跃马江湖。其中声势最大,目前已渐渐成为主流的,是归到元元图书馆“春色满园关不住”名下的暴露派作品,这一派自从去年Robin大大一鸣惊人而后又退出江湖之后,两名新人胡作非和小小大男人浮上了海面,两人的作品《凌辱女友》和《让女友暴露吧》无论是在情节、背景、还是人物上都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但是却给人以不同的感受,胡作非的更辣,几乎可以归到换派旗下,而小小大男人的作品则显得比较保守,不过两人的故事同样精彩,成就和文风也难分轩轾,都一样是近来少有的好文笔。围绕在小小大男人和胡作非这“暴露双璧”周围做为羽翼的,还有贺SIR、TONY、小频等人,他们的作品篇幅比较短小,其内容也不如小小大男人和胡作非那么真实,幻想成份较重,不过也有《对姊姊的侵犯·结婚前夕》(TONY)这样的佳作。

一向被视为虐派两个子系的枪杀和食人也在今年被发扬光大。这两个流派过去一般统称为腥派,因作品极端血腥而得名,被划到其阵容中的作者都可说是虐派中的极端份子。枪杀今年涌出了张敏这样的新人,其作品《淫女》(由verbatim代贴)及与笺花合作的《美丽总动员》都以描写极端SM而得到同好的激赏,为该流派增添了有生力量。同时该流派传统作家林真、笺花、郑云翔等人的作品也频频问世,而彭左贤则在这其中穿针引线,他们之间已经真正形成了一个团队。12月份上旬更由彭左贤贴出的《采访林真大师》,大谈其性取向之来源,该访谈录应该是真人真事,对白平实内容却惊世骇俗,从而真正使人正视这一流派存在的现实。

食人向来和枪杀一样是元元的非主流文类,图书馆直到上半年之前都还只有寥寥几部不长的作品,令人怀疑“秀色可餐”一栏是否有存在的必要。然而,今年程笑、XY、APPLE等人轮番出击,在元元频繁贴文,已足以把这种担心一扫而空,不过程笑、XY、APPLE等人的文章大多译自西文漫画,篇幅短小,因此今年食人类作品中最具冲击力和趣味性的,还要算是下半年由鸡米及其朋友创作的《A级乳牛》,本文以其篇幅和情节两方面的优势后来居上,占据了食人类作品的首席。顺带一提的是,我的一篇《身临绝境》被许多人归入此类,不过我自己觉得其中的食人情节并不会给人带来快感,所以还是把此文归入乱派。仍需指出的是枪杀食人虽然今年出现了大幅上扬,但是长期来看,这类文章终归是非主流情色文学。

本年度武侠系作品并无多少斩获。小柱子因《天堕武林》而名声大噪,但这部作品其实只是前三回颇具张力,后面则落入了打关套路,不过这篇文章中诸如“七彩艳无双”等设定还是有一定的新颖度,而另一部和《天堕武林》相似的作品《武林威风》(剑侠)虽然在设定上未见过人之处,也算是目前元元版上较好的武侠色文之一,兰石的《书剑后传》是传统意义上的同人志作品,藉《书剑》之名自由发挥,在创新层面上虽然没有什么很大的意义,但单就这篇作品本身而言,还是很值得一看,文笔精美,性爱场面较为细腻;至于奥丁的《剑神传》、误生的《焚天愤天淫魔阴魔》和《蜀山淫侠》、流星剑的《清风逍遥剑》、潜舰的《神魔》等也都是用心的作品,然而情节却不大抓人;Bound的《铁血》虽然可以称之为有新意,但是他一味的描写捆绑,读来实在难以产生什么兴奋的快感,感觉比较枯燥,至于大姐姐虽然可以被归到这一类,但她成名之后更多的是被视为乱派作家,而且她的作品中也确实没有什么“武”的描写。

世情系作品今年出现不少出色的作品。这些口味比较清淡的作品一向不乏支持者,比如去年的F&J、路人,今年世情系的作品中,值得一提的除了朱莞葶《杨小青自白》,竹叶青的《夜色侠的上海滩》,再就是一向予人温和知礼的感觉、有古君子之风的元元版主林彤,他的喜好偏向传统的换派,今年他贡献了一部《鸡巴历险记》和几个翻译短篇。灰鼠今年作品不少,其中《电话那一边的母女》最为出色,是仅次于波波的新人,而波波唯一的长篇《十二扇窗》也保持了其一贯水准、天涯孤客的《暗房易根经·玉女篇》也是一篇异想天开的佳作,老将鸟人的《机车女孩》由虐出而由情结,虽然还没有完成,却已尽展狰狞头角,今年另外还有一位老将以cowpanlam(CPL)的名字推出了一系列短篇,这些作品虽然篇幅短小,却以情节曲折见长,不少甚至可以归入虐派的范畴。

总的说来,今年世情系作品大多有较为丰富的情节,而不是纯粹的性爱,这一些都是以前同类作品中少见的,就目前看来,这种以情节补情色的作法正在成为该流派的一个创作规范,毕竟这种口味较为清谈的作品,如果一味重复过去凡夫(凡老作为这一派系的元老大家,今年只有一部《邻家保姆》,已处于半退休状态)在《夫妻乐园》等作品中那种较为单调的写法,而不加变化,已经很难再吸引读者,只有求新求变才能让世情系的作品更上层楼。

纯恋作品今年也有不少佳作,除湿了耶的闺情之外,helphero的《艳夏》系列也一样以情动人,每出一集就获得采声无数;Unicorn的未完成作品《纯爱》也是和《艳夏》系列近似的作品,其成就也大致相当(如果《纯爱》能够完成的话),不过和纯恋派大多数作品一样,这两部作品在“色”这一点上并无太多过人之处。和helphero、Unicorn相比,各自为我们带来了一部中长篇的三位大陆作家心力、smallwolf和苦瓜,其作品则做到了“情”、“色”兼顾。心力的《我和琳梵的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婚外情故事,smallwolf的《海风阵阵吹》是一段风月情史,苦瓜的《明月几时有》(这部作品我起初并未留意,是林彤兄一再向我推荐,我才知道自己险些错过了一部佳作)则是一部校园情事录。这三篇文章都是自传或以自传的形式写成,主要描写自己与生命中某个女子(或几个女子)的互动。这类作品一向都倾注了作者自己的感情,并以感伤的笔调写成,情事虽然平常,读来却颇为动情,今年这三篇作品应该说都属于此类作品中的上乘之作,文字颇为典雅,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作者们在描述性爱场面时形式多种多样,并保持纯美文风,从而较好避免了纯恋作品不长于写色的痼疾。

总的来看,今年各流派有得有失,传统的几个大中乱派、虐派、武侠、世情等系列的作品仍然保有较大优势,纯恋、告白等抒发真性情的作品也还是维持着固定的读者群而无多大变化。而换派、不伦等作品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滑。玄幻、暴露、枪杀、食人等则扬眉吐气,不少流派的行情仍进一步看涨。乱、虐一向被视为重口味,武侠、世情、玄幻中有不少佳作也是以重辣闻名,再包括枪杀和食人,今年元元作者的创作态度明显偏重。而且读者对于这些作品也是大声叫好,事实上不少作者原本就是从不过瘾的读者转来。这种情况的出现虽然有读者增多的因素,但其深层仍有许多发人深思的社会和道德层面上的原因。对于元元的忠实读者们来说,我想最希望看到的,莫过于既有重辣口味的作品,也同时能有清淡口味的作品搭配,这二者刚柔互济,才能使元元获得进一步的发展。

四、其它

今年扫描、输入、翻译的情况仍然不是很好。目前元元几乎没有什么专职扫描的新人。当无名、凡夫、超鸟、CSH、miya、大威等扫描界的元老纷纷淡出元元而隐居世外时,扫描情色作品就没有多少新作面世了。今年在扫描方面表现最为突出的是专一扫描H-Game小说的芸阁居士,和专一扫描古艳新作的迪伯特两位,他们今年各自贡献了六部作品,其中迪伯特的扫描作品因少见而尤为难得。今年在输入出了黑月、子虚、色男、不知所云等新人,但是他们由于打字速度的限制,今年表现最好的黑月也只推出了《淫乱教室之师暴》、《美少女学园》之《由利香篇》两部作品,事实上他们已经尽力,但是由于打字速度无论如何都赶不上扫描,所以这些新人可以说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能够形成气候。此外今年众家大陆网站也Scan了一批松柏生的情色武侠小说,但是由于这些小说普遍存在删节,因而成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实在令人惋惜。

由于扫描向来是元元新出作品中的大宗,故此当前的颓势实在让人忧心,就有关扫描的问题,笔者在这里想郑重提出一个建议,供有志者参考。据我所知扫描文之所以难出,主要是在于版权和时间(其实一些扫描大师级人物仍在工作,但是限于版权不敢将成品公开),版权这个问题非我等能力能够解决,但是说到工序,则所谓OCR,乃是先将文章扫成图档,然后再通过OCR软体将其转化为文档格式(txt),并进行纠错。由于工序复杂,一篇100KB的文章费时即需半月左右,目前许多想扫的人没有文章,而有扫描机的人又没有时间去从事如此繁重的工作,如果能够将这三道工序分开,一部份人专门负责将小说扫描成图档,另一部份人(比如说大陆同好)则自行安装OCR软体,通过网络下载图片OCR成为文本格式,再将这种半成品送交另一部份人纠错排版,如此应当能够有效提高工作效率。

在翻译方面,除了帝释天一如既往的为我们带来《同级生》,黑月也翻译了一篇《菜穗子》,水准一流,不知道黑月兄有无打算向此道发展,将《人妻四部曲》之四译出,让我等一偿夙愿?英文翻译方面,以父女题材《西洋偷香》系列成名的大蜜蜂、翻译《桑德拉家庭传奇》的月海,翻译《温情的呵护·母爱的故事》、《浪漫夏日》之《母子罗漫史》的老土都是乱文翻译类少有的新血,更是近年来情色翻译方面难得的将才,大蜜蜂的作品文笔简炼,内容火爆,颇具古蛇之风,而月海和老土都不约而同的走当年Kerm大大的路数,用真实而煽情的母子恋曲穿插同样火辣的性爱。至于另一位准新人,则是我们敬爱的版主林彤大哥哦!他的几篇群交作品,文笔老辣,欲火横飞,读来令人为之一“振”。CSH继去年推出(代贴?)《惠子》之后,今年为我们带来又一篇未完成作品《蝙蝠女·化装舞会》。此外,翻译SM题材的两位后起之秀小虾米和neptune(YSE99)联手为我们带来的《××神奇女侠》系列也是叫好又叫座,neptune(YSE99)的新作更直接影响了他自己《黑星女侠》的创作思路。

今年翻译界最令人振奋的消息莫过于马王重出江湖,这位在群交上堪称天神级的人物,已经有年馀未在公开场合露面,今年却一口气发表了数个系列、数十篇翻译文章,实属元元读者一大幸事。马王这次的新作,维持了原来的风格,通过一些不太复杂、较为写实却能充份撩起读者欲火的情节,大肆展现3P、4P乃至多P的风采,其别具一格的香艳场面,目前在元元上仍无其他人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在2000年度,古蛇、抱玉轩两人都无多少翻译新作面世,Kerm甚至不知所踪,他们的缺席,使翻译界少了许多话题。

五、事件

今年元元有几件事情值得大家注意。

首先是元元的改版和随之而来的付酬方案,元元求新求变原本无可非议,然而此次改版事先没有推出测试版本,以至于在改版后又不断加以改动,最终一些计划中的变改方案还是没有实施,并进而造成一些作者的流失,无疑是令人遗憾的,建议元元以后再有此类计划,应事先知会读者。在元元改版之初,原本据说有改版后元元将根据点击率付给情色作家稿酬的方案,但是这措施一经公布即受到大多数作家的强烈反对并因此搁浅,反对的理由,主要是因为这样做会容易造成商业化的写作,同时干扰许多非主流作者创作的思路。从这一事件本身,可以说元元诸位作者第一次表明了自己创作的动机,同时也再次凸显出元元存在的价值之所在,那就是为情色爱好者提供一个不受无关人员和因素打扰的交流场所。

第二件值得注意的事件则是“十日谈”活动的推出。2000年春节期间作为送给元元众多读者的新年礼物,数十名情色文学作者一起推出了自己创作的作品,其中不乏经典,从而造成轰动效应(正如我以前所指出的,此次“十日谈”尚有多部大作未获公开)。这是情色文学作者第一次集中进行有组织的活动,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同时也展示了在背后推动这一活动进行的某个神秘组织的巨大能量。

在情色创作方面,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继前两年《神雕侠侣》被诸位名家改编之后,今年又有两部作品成为改编的热点。《红楼梦》不但具备一男多女这种最适合情色文学创作的设定,且其人物早为大众熟知,更不存在作者版权纠纷等问题,由于《红楼梦》中人物性格、年龄、血缘关系等种种差异,使乱派、虐派、换派乃至武侠等各路作者都能从中找到自己感兴趣的题材。自从去年抱玉轩推出了其《红楼梦(梗概)》后,今年《红楼梦外传》、《红楼绮梦》、《夜探红楼》等纷纷出炉,这些作品各有特色,而且因为作者本身的文学素养和《红楼梦》的古典气息,这些作品的文笔都在水准之上。

相对于《红楼梦》所具备的先天优势,《卫斯理和白素》也成为改编热点,则是许多人都没有想到和不能接受的,这不能不归功于倪匡该部系列作品二十馀年来的深入人心。今年推出《卫斯理和白素》同人志的有大姐姐《游魂》、堕落《白色探戈》、灰鼠《卫与白系列之复制》等作品,其中最完整、也最富于情节性的当属堕落的《白色探戈》,和倪匡本人作品风格颇为相似。(于青色领域出现的改编《红楼梦》和《卫斯理和白素》的现象是在湿了耶兄的提醒之下总结出来,对于湿了耶兄的独到眼光在此特表谢意。)

大概是觉得情色文学有利可图,能够迅速带来名气甚至利益,在2000年度出现了一些仿照元元(包括图书馆)建立起来的情色文学站点,就促进情色文学繁荣这一点来说这本来是一件好事,然而令人反感的是这些站点没有加强自身力量的想法和措施,反而采用盗连、换名转贴等不正当手段,把元元上贴出的文章原封不动的贴到自己情色版上。虽然许多作者并不忌讳转贴,但是如果你转贴的时候把原作者换成自己的名字,甚至把原文弄得支离破碎,我想任谁都会七窍生烟。话说回来,这样一种近乎于偷窃的行为,难道真的就能维持自己站点的人气吗?一个好的站点如元元、图魂,其繁荣除了有源头活水也即一大批忠实作者外,更有赖于一个好的版主,而这两点,那些盗连的站点没有一个能够具备,当版主从未在版上露面显示自己的存在,从不和贴文者交流,甚至从不对自己的版面进行整理,这个站点又如何能够持久?凭什么持久?

今年不断有作者发言表示要离开元元,大姐姐的退隐,则表明这种发言并非虚言。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我想除了作者自身原因以外,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则是目前元元版上的气氛不对。如果留心的话,我们可以发现如今的元元经常出现一些懒人,自己不作贡献,甚至很少发言,一旦发言时却总是在版面上要这要那,或者提出一些不是幼稚就是非份的要求,比如要一些图书馆早有收藏的文章,或者是要别人改写某部知名作品、凌辱某位知名艺人。当他们要求作者出文的时候,盛气凌人的语气简直像是在呵斥作者:“你为什么还不出文,大爷我都等得不耐烦了!”这些人不调查、不出力,只求得到不愿付出,如果帮助这一类人,无疑是助长了他们的惰性。还有一些人,看到自己不喜欢的文章或者听到不符合自己意愿的看法,立刻破口大骂,完全没有身为成年人应有的风度(从理论上来说,元元的读者应该都是成年人吧!^_^),甚至经常有人把政论版的吵闹风气带到这里来。坦白说,元元作为三岸四地共有的一个情色交流场所,大陆、台湾、香港、美加甚至欧陆都有朋友在为元元的发展作贡献,大家对许多事情有不同看法,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希望大家在有分歧的时候,能够平和自己的心态,站在维护元元的立场上思考问题。要吵政治架,去政论区好了,元元这里,应该是一个超政治的存在。

六、结语

2000年度到此已经结束,这是新世纪的第一年,对于今年情色文学创作中出现的一些好势头,我们希望能够在2001年得到保持,并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如果按照世纪的划分,上一个世纪的名作者,如最具代表性的凡夫、无名、大B大多都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或者不再在公开场合露面,而他们遗留下来的位置,自然是需要有人填补的,谁能成为新世纪的新天王呢?

每个人都有希望!但是这种希望虽然已经出现实现的兆头,却还没有变成为现实。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祝元元新年有新气象,兴旺发达。

祝元元诸位作者大大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合家欢乐。

今年情色文学各奖项提名

根据一些读者的提议,为了活跃元元气氛,提高创作动力,鄙人本着公平原则,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仔细地阅读了今年发表的多篇情色作品,提出今年情色文学各个奖项的提名,这个提名并无任何权威性,谨代表鄙人一家之言,在此贴出,也是希望大家都踊跃发言,提出有独到见解的看法∶

最佳新人奖

奴家、波波

最快进步奖

西门春雪

最佳作者奖

YSE99

最高人气奖

大姐姐、瘦子

最佳作品奖

长篇60KB以上

《安徽保姆在上海》上海宁、《杨小青的自白》朱莞葶、《铁汉》失落、《我爱辣妹系列》湿了耶、《海上旖情记·石库门里的秘密》抱玉轩、《育强系列》sexdevil、《夜色下的上海滩》竹叶青、《烈火凤凰》幻想、《明月几时有》苦瓜、《艳夏》helphero;

短篇

《淫兽城堡2099》波波、《无间之所在》从不乱、《我和许姨》SexBus、《白色探戈》堕落、《恨》尼玉、《公主战记》梦王、《书中》微风;

特色作品奖

此类作品都属极具独创性和创新意识的作品

老妇:《玉碎宫庭红绿间》
荣儿:《时空飞越·异域纵横记》史实
独孤求伴:《A级乳牛》食人
鸡米:《幼儿园里的故事》童男
上海宁:《加州的阳光下》乱伦
醉花阴:《明星:恶》未完;

特殊成就奖

弄玉《阿里布达年代记》带动大批玄幻作品的出现。

 

【完·满园春·色】

标签,

点赞、留言、转发 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