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情色文学年鉴

作者: 从不乱

元旦过去,二零零四年度终成为历史,回顾过去一年的情色文学界,可用两个字可以讲晒-“惨淡”!

原本在年头风月征文时,因应贱版大的号招,黑暗文章闪过一刹那间的光辉,但原来真是一刹那间的光辉而已,接下来立即跪低。以本人观察,我们虐派大失收的原因,大概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

1.今年年中,中国政府开始扫荡行动,各论坛不独是人流减少,甚至连作者也上不到论坛,比如之前老头大爷就是一例。

2.经过零三年的非典肆虐后,经济环境已大不如前,即使今年情况好转,作者们也不见得能抽太多时间写文章,这问题在香港及台湾同样。

3.今年海岸和羔羊,甚至乎是青鸟,到底被黑客骇过多少次,多到我也不记得了。论坛死完可以再死,读者、作者上不到去,想要贴文也没办法。

4.伪色文充斥恶魔岛,包括了我这个罪该万死的家伙在内,大多作者们写的都不是纯正的情色文,风月时代的伪色文情况,比起元元时代不知增加了多少。至后期色度倒闭,纯色文更没出路,也是色文减少的一大原因。

5.虐派的钟楼柢柱大量消失,形成一段青黄不接的真空期。尤其是白纸兄收山,黑子兄豹隐,更是本年最影响虐文界的消息,害我都心澹起来。

6.乱派当道,回应也大多偏向乱文。并非本人看扁乱文,但一些只有叫床的3k党乱文,得到的回应比起写得细腻的虐文还多几倍,连我自己都身受其苦。

7.创新的题材越来越少。这并非指故事的结构性,而是单单指虐这一环,可以说花样已走到极限。因此,虐文已向着一个完整结构的性质出发,同时对人物的心理、个性等需求更加提升,而能够乎合这要求的作者又有多少?

如果问我,虐门式微是否因为人材凋零,我可以斩钉截铁地说不是。只要看看以下的名字,大家都会明白,我们虐派由始至终都是人材济济、阵容顶盛。

计算我们虐派的老牌作者们,如太阳黑子、pesakd、罗宾、尼玉、黛欲、白纸、yse99、黑暗海虎、马王(算不算呢?)、test_new、new、普普之人、美丽人生、阿里郎、恋虐伯爵、奥丁等等,他们都是虐派的重量级元老,可惜很多已失去踪影,唯有海虎兄间中仍会回应一下,test_new兄自从写完虎穴之后,也是很久没出现。(我资历浅,有数漏者请见谅!)

较前期的作者,现在仍硕果仅存的有rking、垂死老头,还有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巨头(咳咳)。可惜rking兄在上半年因产子(?!)没空出现,否则今年的情况应不至于现在般冷清。还有那位姓垂死的,若非生活逼人,为口奔驰,相信他也会多发几篇没主角的文章来充撑一下。

讲开为口奔驰者,又想起黑月和天照幸运两位,唉……算了……不提了……

数至风月时代,虐系其实也出过不少有实力的作者,可惜他们大都神龙见首不见尾,首个要给我踢一脚的肯定是你了,八股文!我记得你跟我同期的啊……你比我好像还要早一点来风月。

还有几位不同论坛,但笔力强劲,不得不提到的,包括了文火、逝去的和风、何春、幻想、saigon、小虾米、leiying等作者,尚有专门翻译的不知所云,和虐母派别的狂人,与及旧黎园一脉的梅西乱乱、思梦、囡囡、可爱、加藤贵子、东北小昭(很挂念你啊,小昭!)等等。话说回来,黎园好几次的死站,青鸟被骇,华园被封艇拉人,梦村不准再贴色文,美美消失于无形,无疑也是虐文界的大灾难。

较为叫人安慰的,就是有几名新手的出现,如已发配充军的工夫国、人见人爱的静水月、黄(你算不算新手呢)、呆呆源、sse和魔魔等。(虐派不关你们事啊,羽玄和蟑螂!)

谈完作者,也谈谈在过去一年曾发表过的虐文或伪虐文。当下仍然连载的长篇文章,有呆呆鸿的《大漠苍狼传》、sse的《天堂》(《公主复国记》)、幻想的《烈火凤凰》、rking的《手转星移》、垂死老头的《创魂》和黑月的《极度风流传》等好几部。但要数最拼命,最活跃的无疑就是kb摄影的版主newface的《缚美传》了,《缚美传》已昂然进入第五部,而且newface兄还有不少如《猎美陷阱》等小品,他在紫荆、黎家大院和青鸟等恋虐论坛也是最活跃的作者。飞花柳缚继去年的《逃出人贩窝》后,今年还有《大地原忿》登场。正因有这两位仁兄,才使得陷入崩溃的黎家大院原创区有点生气。当然,还有其他如月奴烙印、kingwang78等新冒出来的作者,与及一篇叫《小红的故事》的文章也很有趣,作者则是zcgzjs。

其他的恋虐论坛中,以缚风太郎为首的青鸟论坛也开始聚集起作者,shadowndus的《大航海时代》、女英雄的《不屈》、白力士鞋的《青春新歌》、赤色火焰的《铁血黑旗》、《胶州女烈传》和《死神》、xinogfon的《冤家》、tainkong的《小丹》、hippok的《虐》及《虐腹》系列等。

在紫荆也开始有新一批作者出现,比如小霜的《虐伶情怨》、awd的《毁灭者》、powercliff的小品系列、暗月的翻译作《名犬-咪姿克》、安静猫的《如果没有那夜色来掩盖》、天色已晚的《训妻》系列,当然少不了萌萌姐的《我做母狗的经历》,虽然当中有不少属短篇小品,但总算是个好开始、好尝试。不知是否版主的问题,紫荆的文章有不少倾向了美女犬……

当然,还有一位默默耕耘,可是小弟始终无胆看其大作的石砚大哥。

对今年一众新作者来说,能超过五万字的中长篇实在不多。除了上面提及过的,以愚蒙忆及,在年初有《开正我路数》,由萌萌所写的《我做母狗的经历》,Caesar的《垃圾》,yamaenvoy的《驯训女教师》,还有一篇还没出下集的《相亲记》。

相比起来,今年死得不明不白的烂尾文却多的是。作者我就不提了,像是人气之作《皇朝秘史》、人气之作二《催眠奴隶》,还有我追开的《改造贱女人》、《商业间谍》、《奴隶女特务》、《欲望之奴教师篇》、《家有宠物》等等等等等……一众作者大人们,就算不写都好应该留个大纲作个交代吧。不幸中之大幸,漱玉兄的《沉沦》在年尾时终于更新,虽然只有一章,但终总有下文了。

今年虽然虐文不景气,可是也有一个怪现像,就是一些明明非虐派的作者,表现往往比虐派人仕更出色。

第一位是秦守兄,突然杀出一篇《胸大有罪》,讲真句,我也估不到原来是他的大作。至于第二位更加反常,居然是自称(谜之声:是号称不是自称!)天真纯品的宇宙无敌大美女,小芳大家的《恶魔岛使者·贱人卡》。严格来说,《贱人卡》一文属于凌辱强奸,并不算是虐待,可是在描述“伤”和“痛”之上小芳大家确有一手,称之为虐文精品也不为过。

最后小弟好希望,那些已失踪的,未失踪的,想失踪的作者们,最少都完成手上的文章,别让支持你们的读者失望。

 

【完·满园春·色】

标签,

点赞、留言、转发 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