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阅读色情小说经历

作者: 佚名

首先申明,这只是本人过去回忆的零散片断,对涉及到的一些作者和作品的评价也是我自己的胡思乱想,无意作什么深层次的总结,一定带有很大的片面性,如果不幸得罪了哪位还望多多海涵海涵,千万别往心里去。

一、无邪

我很听古人的话的,特别是圣人的话,孔子他老人家说“食色,性也”,我以为很对,也牢牢记住了,一直到许多年之后的今天。

中国人总是很讳言谈性的,记得看过有这么件好玩的事,有对教授级的年轻夫妇结婚多年了怎么也没孩子,他们苦恼万分最后只得找医生,医生检查后发现他们身体都没毛病,但更让医生惊讶的是女方竟还是处女,原来他们以为两人躺在一张床上就算结合了就能怀孕了。很匪夷所思很可笑是不是?

中国人于性教育就是这么个态度:对于孩子在生理发育方面的好奇,大人们总是连哄带骗,我记得我父母就一本正经地告诉我“我是从父亲腋窝里出来的”,弄得我有好长一段时间都围着父亲的腋窝转,怎么也弄不明白我怎么从那么个地方冒出来了。上学了,生理卫生课本上总算躲躲闪闪地讲到了男女生殖器官,这总不好回避了吧,那天上到此节时,进来的是一位满脸杀气的男老师,第一句话便是“你们要以严肃的态度来上这堂课”,然后语焉不详地讲了几句注意多洗点澡之类的就匆匆收场了。唉,无知的教育,无知的受教育者。

从正途得不到的,我更狂热地从旁道上得到,当时没有电脑,没有网络,只有从录像带和小说中一点点地吸收营养,哪怕这个营养的成分是罂蓿。

大家应当看到了,我是个早熟的孩子,和我同龄的大陆朋友们应该记得当时一部极红的电影《闪闪的红星》吧,周围的大人们都充满善意地称看上去大愚若智的我为“潘冬子”,但他们并不知道,除了学业成绩好之外,其实我在性方面也是成熟过早的。别的不说,我从小就知道倾慕漂亮的女孩子,当然也有过一些年少无知的秽行,在此也无颜再述了。

年少时的轻狂已成云烟,唯有对色情小说的那份痴迷流传至今。清朝的大文学家李渔(瞧,古人的话又来了不是?)曾经把“听淫声,观淫书”(记不准了,好象还有玩小脚吧)视为男人一生几大至乐。从《金瓶梅》、《肉薄团》到《查太莱夫人的情人》、《少女日记》、《玫瑰梦》,何其相通,何其相似,色情也许是今人与古人最为神交之处了,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以此推论,只要有人,只要有性,色情小说就不会断绝。我相信,好的色情小说必将等同《红楼梦》之类的名著流传于后世,对了,《红楼梦》里也有不少暧昧的描写哦,呵呵,大不敬,打嘴打嘴。

二、武侠世界

我最早看的“淫书”是什么也不记得了,好象初中时看的不少武侠小说多多少少有那么点。有部写得极其糟糕的小说(名字不记得了,唉,人老了就是记性不好)大意讲有位少年侠少因迭有奇遇因而天下无敌,当然床功更是无敌,终于带上十几个小老婆杀上仇敌的巢穴,仇敌将几百个美女扔下落荒而逃,少侠眼见满眼的花花草草很是头疼(才怪),于是少侠的小老婆献计说不如都收了作小老婆吧,少侠称善,于是夜夜春宵,数日内连御数百女(有没搞错?)没想到他仇家埋了地雷,一炮又炸了一大半……说起这部烂得不行的小说不是别的,一是它确实荒谬到可笑的程度,同时它也在当时的我一片荒芜的心灵里种上了几株色情小说的杂草。

真正让我印象深刻的云中岳写的一部小说,里面有个反角,利用武功和药物制服了不少当时有名颇骄傲的女侠,强迫她们给自己当轿夫,受尽凌辱。这可能是我接触得较早的暴虐小说雏形了吧。说到这里我又想起在元元看到过的一篇武侠类暴虐小说《悲情江湖路》(作者虐魔),也是武林狂魔疯狂玩弄江湖儿女的,可惜三节之后再无下文,《双姝劫》(作者HUSKY)同样如此,着实令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为什么好的作品总是这样有始无终呢?

其实武侠小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它的张力是如此之大,承载的人文精神是如此之强,以至于我们可以把它当作政治,当作历史,当作游戏,当作我们需要的任何东西,包括色情。武侠的世界里有纯正的爱情,有恶毒的阴谋,有丑陋的交易,有正邪的对决,也有俊男美女,大侠小卒,魔头捕头,多么丰富而有想象力的世界啊,多么适宜色情疯长的沃土啊。我想真正的色情小说作者是不会放弃这块沃土的,果然,有几个名字出现了:蓝月《神雕外传》,巾雍《风尘劫》,刺客《玫瑰刀》等,在当时几乎都引起了色友追捧的热潮。真正让我惊讶的是懒得排版的《神雕MIX》,看一次便来一次血脉贲发,凌虐下的黄蓉竟是如此美丽,美丽的黄蓉竟是如此勾起人凌虐的欲望!其后THIS-NO-NAME的续作虽然自己一再谦逊,但内容同样精彩。

近期的佳作我首推兰石的《书剑后传》,其从容的情节、精妙的笔法大有金庸之风,还有一部rking的《金庸时空》,干脆要将金庸笔下的美女一网打尽(但是我觉得远不如他本人的《玲珑孽怨》好)有时我突发奇想,万一有天金老爷子看到他呕心沥血塑造出来的女主人公被如此糟蹋不知会作何感想呢?

三、永远的西村寿行

曾经有一个很好的色情小说家那么接近我的生活,可惜我无缘更多地认识他和他的作品,等到错过多年之后还在怀念不已,如果上天能给我再选择一次的机会,我会毫不犹豫地叫出他的名字——西村寿行,如果还要在这个名字上面加上一个头衔的话,那会是——永远的暴虐大师。(抱歉,又借用了星爷用滥了的名句)

如果有人问,西村寿行真有那么重要吗?对别人难讲,对我而言,绝对是。

大家还记得那部轰动天下让男人阳萎女人痴狂的日本电影《追捕》吧,就是他的名作,然而我认得他,却是从一部就叫《暴虐》的色情小说开始的。

记得八十年代未九十年代初,正是新旧思想交锋激烈时期,大量的黄书也是借此良机乘隙而入,很有影响的好象是《玫瑰梦》(又是一部西方的暴虐名作)、《情场赌徒》等等,还有不少垃圾、伪作也充斥其中,象一些黄色小报之类的,有一篇还有些印象,讲一支探险队到深山去抓野人,没想到队里的漂亮小姐反被野人抓走拘禁,还被迫生了个小野人,几年后被救走的时候,野人愤怒地把小野人撕成了碎片(唉呀呀,现在想起来,我的《迷踪奸影》是不是在潜意识中受了这篇垃圾小说的影响呢?)

就在这一片混乱中,我发现了西村的世界。

其实与现在网上随便哪篇色文相比,西村寿行的作品真的算不上暴虐,甚至可以连色文的初级职称也只能很勉强地评上(说不定要开点后门)。原因很简单,他的作品很少有过于细节的描写,既便有也是一两页的篇幅,哪象现在一个简单的性爱场面就要开销掉几千上万字。

但他怎么会是我心目中的暴虐大师呢?我想是基于两个原因。

一个是情节的铺陈。先讲个例子,就是那部对我影响至伟的《妖窟魔影》。

日本一个无钱无运无才的公司小职员,老板开除他,老婆鄙夷他,公然在他面前与男人作爱,只有将满腔的失意寄情于深山打猎,无意中发现了一个非常隐蔽的大溶洞,洞内蕴藏足以暴富数世的石英矿,利欲熏心下天性懦弱的他竟不惜袭击了同样发现溶洞的一对年轻夫妻,男的杀死,女的禁锢于洞中作为性奴,由此愈发疯狂,伙同两个狐朋狗友以洞为家,先后绑架了好几个女子(包括他自己失贞的老婆和富家女),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派出得力女警官(叫青叶京子,很高傲的名字)和男搭档便装侦察,没想到阴沟翻船,反落入几个歹徒的魔掌,妖窟中,女警官受尽凌辱,被迫亲手杀死男搭档,宣誓成为性奴,并且协助他们(实际上是她一人英勇的表现)从黑社会手中绑架了名演员玲子,没想到自己却在枪林弹雨下被怯懦的歹徒出卖抛弃,无奈投降,再次受尽黑社会众人的暴虐,最终施计逃脱,回到洞窟,将无耻享用她的血汗成果的歹徒制服,解放了众姐妹,反过来又将男人踩在脚下……

大家看到了,这个情节是不是很吸引人呢?(这部书我看过两个版本,大致都差不多)。然而如此暴虐的题材和情节整部书却无多少暴虐的细节,更奇怪的是让读者深深感受到暴虐的意境和冲动。

不战而屈人之兵,上之上策。

西村寿行的淫在意念,色在回味,不可言传,只可意会。以一篇色情不多的作品而获日本当年度金奖,被誉为“男人的狂想”,大师果然是大师。

——确实,将六七个国色天香的女子变为性奴尽情享用,确也是不少男人的“狂想”吧。

另外一点是西村世界的人性,西村寿行很喜欢在他的作品里探讨人性,他的人性观是“人性本恶”,“人性本弱”。他认为不论什么人,哪怕他表面上再正直,心底深处也有阴暗面,一旦环境扭曲人性之恶就会释放,同时人性又是懦弱的,害怕暴力,害怕伤害(包括暴力的施行者所谓那些恶人在内)。这两种人性的集中代表者以上面讲的那个小职员为典型,从懦弱到不正常的强悍复归懦弱,这是一个必然。西村还有反社会的一面,他笔下的主人公似乎从来没有什么英雄、大人物,往往都是生活在社会中下层的知识分子、小职员、家庭主妇、小流氓之类,往往都在社会、家庭的双重重担下苟延残喘,在心底都有仇视上层阶级、报复社会的倾向。对颐指气使的上司、高不可攀的美女,神圣的权力等等一切看得着得不到的人和事物挑战也许在现实中许多碌碌苍生有所想而不敢有所为的又一个“狂想”吧?西村的世界恰好满足了这个需要,纵然结局都是如此的悲惨。

我想至少在大陆是有不少西村迷的,受他启发在网上写出了优秀作品的作者也有不少,起码有个《女刑警》(名字和作者忘了,又懒得到上千篇藏书中去翻 )就是基本借鉴了《妖窟魔影》中女警官被擒受辱那一段。

顺便还说说,他的作品我看的其实不多,大约十部左右(假冒的不算),主要是大陆引进的不够(非法的),而且书名都取得很随意,象什么《狂虐》之类的,就好象现在引进的西片,动不动就是《魔鬼XX》《终极XX》,莫名其妙 。我想原书名肯定不是这个。而且假冒的特别多,西村盛行时,日本小说中只要带点暴力都挂他的名字,象许多大数春彦的作品,后来西村禁了,反过来又将他的书挂大数春彦的名字,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好笑。

我想将来是再也看不到西村的世界了,他的暴虐之美将会长存我的记忆之中。

——西村寿行。

四、催眠术

早在写这个系列第一篇小文的时候,就有朋友很为我操心,说你几句话就点评了这么多色文,后面还会有什么可写。其实我的初衷并不是真要狂妄到去评点天下,当然也没有那个能力,我只想写一点在色情小说以及色情世界漫游多年的心路历程和随想而已。

“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对色情小说的看法我想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爱美丽,有人爱血腥,或者举例说无极老大爱好换妻,我就偏嗜暴虐一般(我想老大现在是不敢把妻换给我了,哈哈~)

但是,偏嗜暴虐并不等于我就只爱虐文,这是一叶障目不见森林的傻事,只要是文笔好,意境新的其实都有兴趣,而不论它是纯情还是乱派。比如《芬兰的日记》、《我认识的一百个女人》,还比如催眠类色文。

文学艺术都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当男人偶遇一绝色美人时,也许会想:她能与我上床多好。作为行动派的你为了达到目的便会想尽办法,也许还会想到其中很有效的一种:催眠。

通过诱导或控制女人的意识达到与自己上床的目的,催眠类色文就这么产生了。虽然我自己也写过几篇类似的文章(如《应聘的陷阱》),其实是不相信真有一种催眠术是能控制女人无意识地做那么多事情的,如果有,那就真是天下大乱了。

所以,催眠类色文实际上是提供一种想象,给我们一个满足控制的欲望的机会,而不必苛求它的科学性和合理性。

记得看过最早也非常有感觉的催眠类小说是一部西方长篇小说(名字早忘了),大意讲一名女记者无意中发掘出古怪大男孩的潜能,原来他可以通过意念来指挥和操纵别人的行动,每当大男孩这样做完后,眼角都会有一滴血凝成的红泪,曾经被人长期视为废物的男孩觉悟之后,就用他的特殊能力向他所受的不公正报复,变得越来越疯狂,最终竟在大剧场里控制全场几千人随他的意念起坐,直至血泪汹涌而出。

其中有色的一段是男孩不再听从女记者的话,用意念与几个女子纵欲,在女记者再次前来劝说时竟控制她自己当众脱衣,玩弄羞辱她。

这部小说其实文笔一般,但当时的感觉是震撼的,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人的精神也可以这样控制。

上网了,视野更开阔了,看到了更多更精彩的催眠类色文,在催眠魔导师等众多大师级人物的勤力耕耘下,催眠类色文就象一支奇葩一度开得十分鲜艳。(可惜现在有零落的趋势)

不过我最喜爱的却是古蛇的一篇翻译小品《儿子的命令》,据译作者说原作没写完,翻译也在中下水平(过谦),但在我看来已是比较好而完整的上等佳作了。

 

【完·满园春·色】

标签,

点赞、留言、转发 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