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的故事

作者: 佚名

劳动节放假,小玲接到网友没床的电话说请她一起出去,两人还没见过面,只是在网上认识的。约好见面地点,小玲便兴冲冲地出了门。

小玲来到和没床见面的地方,见一名一米八左右的男孩在那徘徊,她走上前去打招呼,那男孩就是没床。两人客气了几句后就转入正题,由于常在网上聊天,彼此之间挺熟悉,小玲便很随便的问没床请她到什么地方去玩。没床拿出两张游泳馆的门票说请她去游泳,小玲推辞说没带泳衣,早有准备的没床说已经替她想好了。小玲说了声“谢谢”,两人边走边聊地往游泳馆去。

小玲发现没床看她时不太自然,原来小玲穿着低胸吊带短裙,还披着一条围巾,不过掩饰不了她从领巾和裙子之间露出性感白嫩的胸脯,还能看见乳沟。短裙下露出一大截白嫩嫩的大腿来,腿上还穿着透明丝袜,丝袜把大腿包得更是细滑。没床心里想着如何才能搞到小玲,说话有点心不在焉,但小玲却没有想到这些。

来到游泳馆,小玲拿上没床带来的泳衣,原来是“三点式”,小玲有点不太愿意,没床忙解释说这是他妹妹的,小玲也不再说什么。在更衣室换好泳衣出来,没床一看顿时目瞪口呆。小玲美好的身躯让人垂涎欲滴,特别是两个高耸的乳峰彷佛要撑破泳装一样,小小的三角裤根本包不住小玲丰满的臀部,双腿间隆起的小丘让男人想入非非。小玲的出现引来万众注目。

两人在水中尽情地玩着,没床也卖力地展示自己男子汉的气魄。小玲多次让他休息一会儿都被他拒绝了,只有他心里明白他的阳具挺得厉害,虽然有泳裤包着他也不敢出水,怕人看到。

过了中午小玲说肚子很饿了,两人才出来吃点东西。没床心怀不轨,吃饭时故意让小玲喝了两杯啤酒,弄得小玲头晕乎乎的,身上也很乏。没床趁机提出到他家里休息一会儿,小玲感到太累了,也就答应去了。

来到没床家里,没床把小玲放到床上,小玲倒在床上短裙往上一拖,露出很小的内裤。没床直盯着小玲的双腿间,阳具立刻就挺了起来,呼吸也急促了。小玲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光了,嘴里还跟没床聊着。没床再也忍不住了,他哆哆嗦嗦脱下衣服,这时候可怜的小玲还躺在床上,眼望天花板正有说有笑。

猛然间,没床光着身子猛扑上来,只吓得小玲大声尖叫,没床赶紧把嘴凑上去堵住她的嘴巴不让她发出声音,而且左手伸到了她的上身摸她的乳房,右手去脱她的短裙。小玲拼命地挣扎着,但没床已是不计後果的疯狂了,把她的衣服也扒了下来,两只手使劲地拉她的乳房。小玲的两个乳房被抓得通红,痛得小玲眼泪直流。没床压在小玲身上,但小玲不断扭动的身躯使没床无法把自己的阴茎插进她的小穴里。没床便双手压住小玲的双臂,两条腿压住小玲一双白嫩的大腿,低头用嘴咬她的两个乳房,硬梆梆的阳具在小玲双腿间划来划去。

没多久小玲就没了力气,扭动的身躯也停了下来,这时没床见机会来了,就把自己粗大的阴茎对准小玲的小穴使劲插了进去,只痛得小玲“啊”的一声惨叫,一股殷红的鲜血从她的下体流了出来。没床的阳具用力往里顶着,小玲发出了绝望的呻吟。

没床在停止抵抗的小玲身上为所欲为,大约插了40多分钟,便将忍耐已久的火热精浆尽数泄在小玲的子宫深处。

没床心满意足地起身观看自己的杰作,而小玲静静地仰在床上,双眼无神的望着房顶,两行泪水不断地顺着脸庞流下来。

没床施暴,小玲受虐

没床强暴小玲后也累得躺倒在沙发上,小玲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起身,她想穿好衣服离开这里,不想自己的短裙已被没床撕扯得不能穿了,胸罩成为两段,内裤也不知被他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小玲愣愣地坐了一会儿,就到衣柜里翻找能穿的衣服,这时候没床站起来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拉到里屋。

这是一间大约十七、八平方米大的房间,小玲看了看,觉得这屋子不像住人的,倒像电影里审问犯人用刑的地方,心里不由得有点一阵害怕。

没床一把就把她推倒在床上,随手拿起一条绳子,小玲猛跳起来要往外跑,没床上前对准她的乳房重重打了一拳,小玲又摔倒在床上。胸前的疼痛加上心里的恐惧,小玲不由得哭了起来。没床用绳子把小玲捆绑好呈大字行吊起来,拿起皮带在小玲的阴户上抽打,小玲开始痛得死去活来。但过了一会儿,阴户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疼痛小了,而小穴里却越来越痒了,就连淫水也一滴一滴的往下流出来。没床停下手,从盒子里拿出了三个乒乓球来,用绳穿好把它塞进小玲的小穴里,并用毛刷在小玲的阴户上划来划去。小玲浑身紧张,那毛刷很硬,扎得小玲的嫩穴痛痒难当,小玲不由得大喊大叫。没床从毛刷上拔下一根长毛来,用手分开小玲的阴唇,把刷毛捅进她的尿道里一阵猛扎。小玲只感到下体要炸了一样,拼命地扭动着身子,想减轻下体的痛苦,但没床绑得很内行,不论小玲怎样使劲她的身子都没动,下身的痛涨酸麻丝毫不减,没多久小玲就晕了过去。

没床见小玲昏迷了也不惊慌,拿出几颗大头针扎在小玲的乳头上,剧烈的疼痛让小玲又醒了过来。没床把她放下来,让她趴在床边,掰开她的双腿,把自己粗壮的阳具对准小玲小小的肛门使劲往里捅,小玲只感到撕裂般的疼痛,下身火烧似的。

没床不管小玲死活,用力地抽送着,阳具上沾满了血迹。过了很大一会儿,小玲才感到肛门内的痛苦减少,但随後而来的是又涨又麻,憋得小玲不住地大声呻吟。

突然,没床猛的拔出阳具来把它塞进小玲的口中,小玲感到没床的阳具又腥又臭,直伸到自己的喉咙里十分的心,只想呕吐。没床往前一挺身,一股股浓精喷射而出,小玲的嘴被没床的阳具塞满无法吐出来,只得把没床射出的精液全部吞进肚里。

用假心,小玲脱困

天黑了,没床把绑住小玲的绳子解开,并拿出一套衣服让她穿上。小玲默默穿好起身往屋外走,没床叫住她并打开电视,屏幕上出现了刚才小玲被侮辱的镜头,小玲大吃一惊。没床取出录像带交给小玲,让她回家好好看看,并说他还翻录了一盘,如果小玲不听话的话,就把另一盘公开出去。

小玲麻木地回到家,晚饭也没吃就倒在床上。白天的经历让她十分的痛苦,特别是她受辱的经过还被录了像,如果不拿回那盘录像带,她以后就会任没床摆布。想来也没别的办法,只有用自己的身体换取没床的信任把那盘带子偷出来。

第二天小玲起床后,果然没床就打来电话让小玲到他那里去,小玲略微梳洗打扮一下就出了门。

来到没床的家里,没床立刻上前把小玲楼在怀中,手跟着伸到她的衣裙内。没床发现小玲没穿胸罩和三角裤,不由暗中得意,庆幸自己的阴谋得逞。小玲挣脱没床的怀抱,脱掉衣服一丝不挂的站在没床面前,没床看着赤裸裸的小玲,自己的阴茎马上硬挺挺的立了起来。小玲跪到没床身前解开他的腰带,放出没床已经暴怒的阳具含在嘴里,没床感到小玲温暖湿润的小嘴包围着自己的阴茎并不断伸缩着。小玲放下耻辱之心,用力吸着没床的阴茎,并努力让它在自己的嘴里插得更深。

没多一会儿,没床便用力抱住小玲的头使劲往自己身上贴,他的阳具在小玲嘴里射出一股股的精液,小玲来不及往外吐,只好咽进肚里。小玲看没床射出精的阳具软了下来,便用手摸、用嘴含,不一会儿又把它搞硬了,小玲就不由自主地趴了下去,正好就把美穴给露在没床面前。没床不由分说把自己的粗大的阳具对准小玲的美穴直插进去,小玲被没床的勇猛所折服,忘记了自己的目的,她不住地浪叫,享受无尽的快感。特别是没床射精的刹那间,小玲发现了从没有过的美感。

没床躺在床上喘着粗气,小玲想起了什么,彷佛有无穷的力量,她又爬到没床身上给他口交,没床也不甘示弱,和她用69式互相口交。当没床的阳具再次硬梆梆的时候,小玲爬起来,她骑到没床的身上,把没床的阴茎塞进自己的阴道内,两人再次床上大战在一起。

当没床这次把剩余的精液射出去后,他再也支持不住了,立刻疲惫地睡了过去。小玲强打精神在屋里翻出没床侮辱自己的那盘录像带,当她把内容抹掉后,也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小玲被没床叫醒。小玲穿好衣服,这时候进来一个女孩,她是没床的妹妹,小玲看着她笑嘻嘻的面孔,不由得想出了报复没床的计划。

奸同性,两人和好

小玲决心报复没床,她要没床夺取了自己的贞操必须付出代价。

小玲的计划是强奸没床的妹妹,让她也知道被强奸的滋味。小玲到性具店买了一个女性自慰用具,回来把它安在内裤上,自己看了看,还挺像男人的。

没床多次打来电话叫小玲去他那儿,小玲根本不理会他。小玲时常在没床家附近转游,以寻找机会。

这天小玲见没床的妹妹进了家门,便打公共电话到没床家。没床的妹妹接的电话,当她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说是找没床时,就笑着回话说没床不在家。小玲一听暗暗叫好,放下电话直奔没床家里。

小玲在门口戴上一个面具,拿出配好的钥匙打开屋门,没床的妹妹还以为是哥哥回来了,也没在意。当她抬头看到一个穿男人衣服、戴着面具的人站在自己面前时,不由得吓得大声尖叫。小玲拿刀对准她的前胸恶狠狠地盯着她,没床的妹妹更被吓怀了,呆在那儿一动不动。

小玲用刀架着没床妹妹的脖子,一面把她捆好并把她的衣服撕下来。没床的妹妹哭喊着被小玲推到床边,小玲拿出带假阳具的短裤穿好,分开没床妹妹的双腿,带着自己的愤怒把假阳具捅进她的小穴里,没床的妹妹连连惨叫,小玲仍是不依不饶地用力往里插。

为了不让没床的妹妹感到她是女孩,小玲还戴着手套。小玲没有压在她的身上,因为小玲胸前一对硕大的乳房会使没床的妹妹怀疑她不是男孩。小玲用力桶着,看到一股殷红的鲜血顺着没床妹妹的大腿流下来,不禁出了一口闷气。小玲拔出淫具对准没床妹妹的肛门插进去,这下把没床妹妹痛得晕了过去。小玲死命蹂躏没床妹妹的两只大奶,两奶被她揉得通红,并出现一块块血印。

正当小玲拼命地干着没床的妹妹时,一只大手抓住她的后衣领并猛的把她摔了出去,原来小玲只顾强奸没床的妹妹,连有人开门进来都不知道。小玲被摔出去,不由得叫了一声,没床正想再上前时听到小玲发出女子的叫声,立刻一楞,

随即上来拧住小玲的胳膊,摘下她的面具,当他看到是小玲时便呆立在屋中。没床的妹妹不顾自己身上一丝不挂,扑到哥哥怀里放声大哭。没床让妹妹穿好衣服,然后问小玲为什么这样。小玲把自己报复的想法一说,没床不再言语,他感到无法指责小玲,因为妹妹的受辱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他向小玲解释了他为什么要强暴她的原因。没床说他真心喜欢小玲,而且还有点虐待狂的心理,他请小玲原谅他并放了小玲让她走。小玲听完了没床的诉说,看着英俊潇洒的没床,想起两人在一起做爱时的快乐,小玲动心了,她愿意同没床重归于好。没床大喜,他转身劝妹妹,让她别伤心,说被女子被强暴不算失身,没床的妹妹无奈地点了点头。

小玲见没床的妹妹不计较了,高兴地扑到没床的怀里,在他身上偎来偎去,没床的手也不老实地在小玲胸前摸来摸去,这把妹妹吓得赶紧跑了出去。

小玲见没床的妹妹出去了,立刻解开没床的衣裤,掏出他的阴茎塞进嘴里,两人互相口交着。小玲感到自己的淫水直流,就把没床摁倒在床上,自己跨上去抓住没床的阳具对准小穴坐下去。没床揉着小玲的双奶,下身用力向上顶,不一会儿小玲就像烂泥一样瘫软在没床身上。

这时小玲感到又有一根阳具插进自己的肛门内,原来没床的妹妹在屋外听到两人做爱声,特别是小玲淫荡的叫床声,再也忍不住了,她捡起小玲那条带淫具的短裤穿到自己身上,来到小玲身后把假阴茎插进小玲的后门。

小玲被没床兄妹夹击着,没床的手在抚摸小玲时碰到了妹妹柔软的乳房,妹妹两条白嫩的大腿也和自己的双腿绞在一起,他不由得淫心大盛,也觉得自己的阴茎格外粗壮有力。

小玲前后两穴同时被干,身体好像要爆炸一样,她拼命地喊着叫着,手使劲抓着没床的身体。这时候一股精液从没床的阴茎中射出直击她的花心,小玲脑海里轰的一下,一个闪念∶这就是真的高潮吗?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小玲慢慢醒来,见没床兄妹坐在沙发上谈笑着,想起刚才的事情,不由得一笑。她起身来到厨房拿出两个杯子,往里面放了一点烈性春药,加满饮料端到他们兄妹身前请他们喝下去。

没多久,没床和他妹妹的眼里就发出异样的目光。小玲笑着走出屋并关好门。喊道:

“祝你们兄妹快乐!”

【完·满园春·色】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