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坠

Rating: Mature
Archive Warnings:No Archive Warnings ApplyUnderage
Category:M/M
Fandom: 博君一肖
Relationship: 王一博/肖战
Character: 王一博/肖战 – Character

“227大团结”

2月26日晚,“王一博×肖战”CP粉(指喜欢特定CP的粉丝)以“创作自由”为旗进行反击,并指出“举报是站在祝所有创作者对立面的行为”。此举激起同人社群的正面回应,大量创作者及读者去到“迪迪出逃记”已经清空的LOFTER进行声援。

2月27日晚,众多同人作者因为惧怕收举报牵连而临时改名。同时,AO3百度贴吧被封禁。此事引起同人社群的愤怒,导致2月28日17时9分,肖战的LOFTER广场遭到屠版,而这一行动被同人社群称为“227大团结”。

然而,画中的女性角色是肖战的脸,引来了肖战唯粉的强烈不满。
当她们看到这篇“侮辱”、“女化”、“淫秽色情”的同人文,拍案而起。
《下坠》好比是“一战导火索萨拉热窝事件”。
2月25日-2月26日,愤怒的火苗点燃,举报键被肖战粉丝按了下去。

更多关于本次事件的报道 移步这里 还有这里

知识科普

  • Lofter:国内最大的同人创作社区app
  • AO3:Archive of our own,一家为同人创作提供服务国外网站

正文 Chapter 1

谁能想到闹市里还有这样一条巷子,藏在旧城居民区的两个小区之间,不长,马路是单行道,人行路只有两人宽,整条巷子从头到尾泛着刺眼的紫色红色粉色的光。

王一博拖着一只半人高的行李箱在巷口踌躇不前。

他的狗屎运让他吊车尾考上县城里的重点高中,要住校,父母没办法跟在身边照顾,托在县城做生意的表姨妈得空看顾他。王一博贴身的兜里装了几千块钱现金,临走前他妈千叮咛万嘱咐要交给姨妈,让姨妈按时给他发生活费。

他按照姨妈给的地址找到这里,但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走进这条巷子。

路边站了两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看到王一博在巷口犹豫,便上来搭讪。王一博被浓郁的廉价香水味和硅胶胸部侵袭,吓得连连后退,后背撞上本来就歪斜的路牌。抬头一看,蓝底白字的几个字“长安巷”,正是他要去的地方。

一个女人嬉笑着来拉他,“小帅哥,来嘛,姐姐陪你玩玩,不好玩不要钱。”

王一博拼命摇头,紧张拽住裤腰。这条运动裤松松垮垮,早就穿旧了,他后悔今天没系皮带。

另一个胖点的女人在后面看着,突然拦道:“只怕还是个童子。”

“还是处男呀?也没关系,姐姐帮你破处。”说完那女人轻轻在王一博屁股上拍了一下,王一博羞得脸通红,躲也躲不开。

还是那个胖女人叹了声气,拉开王一博道:“弟弟,我看你不像是来这边寻乐子的,赶紧回家吧。”

王一博知她心善,赶紧给她看手机里的地址,结结巴巴道:“姐姐…我是来找人的。请问你认识黄丽红吗?”

两个女人脸色一变,对视一眼,纹成酒红色的细眉毛都揪起来。胖女人点了根烟,问:“你找黄丽红干什么?”

“她是我姨妈…”

问对人了,胖女人眉头舒展开。她让同伴留在原地继续拉客,自己扭着包裹在紧身裙里的肥硕臀部带路。她领着王一博往巷子深处走去,仿佛天时地利,整条巷子都是昏暗的,路灯坏了几个,还有几个滋滋啦啦响,苟延残喘。

长安巷看上去是条死巷,尽头堆了几个大垃圾箱和无数纸盒子。他们到了最深处的发廊,门口滚动着陈旧的红蓝白灯箱,速度很慢。胖女人撩开珠串帘子,招呼王一博:“弟弟,这边。”

她帮王一博拎着珠帘,王一博不好意思耽搁她,提着行李箱加快几步进屋,正好听见她喊一个翘着脚看电视的瘦高女人去叫“阿丽姐”。王一博只来得及看到那女人一个袅婷的背影往深黑走廊里去,大波浪黑发坠在后背。

王一博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胖女人拿一个薄脆的一次性杯打了纯净水给他。王一博内心里嫌脏,不敢喝,只握在手心。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塑料拖鞋敲打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速度挺快,一个满头锡纸烫短发的女人扑出来。年龄约莫四十上下,保养得好;个子不高,跟王一博一脉相传的瘦和窄小脑袋,站定在王一博跟前。

“我瞧瞧,咱们一博长这么高了。上次见你的时候才这么大一点。”她五指并拢,比了一个腰那么高的位置。
王一博迟疑着喊:“姨妈…”

女人露出一个嗔怪的表情:“叫什么姨妈,老里老气,你记得,要叫我阿丽姐。”

“阿丽姐。”

“真乖。哎哟,你从小就是人见人爱,乖得不得了一个雪娃娃,谁见了都要抱一下亲一口的。我也抱过你呀,记得伐?”阿丽姐离乡多年,口音早变了,现在满口不地道的沪上话,据她说有人就好这一口。

王一博发觉之前那个瘦高的女人又出来了,靠在走廊入口的木门框上。她生得一张巴掌脸,五官却都大,所以显得有几分艳和媚,尤其是那双眼,眼角飞起,后尾低垂,竟让王一博读出几分哀伤来。

真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王一博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她对上王一博视线,马上避开,神色淡漠。

他还有几天才开学,所以要暂住在阿丽姐这边。阿丽姐让胖女人去把店里的卷帘门下了,拉王一博在木条长椅上坐下。店里明面上的陈设很简单:入门左手边三张转椅配墙面镜,看似是理发的地方,其实细看会发现桌上没放剪子,地上也没有扫不干净的碎发,顶多只能干洗头;右边二手木茶几配两张长木椅,茶几上有成套茶具;角落一个高柜上一台旧电视机,正放着还珠格格。

阿丽姐好容易见到一个亲戚,拉着他讲自己这些年打拼的苦,洋洋洒洒。

她早年做一个富商的情人,人家骗她回去就和家妻离婚。她离开小镇一路追到县城来,结果人家早就另寻新欢,婚也是不可能离的,说白了就是不想要她。她一开始是没脸回家,没什么文化又难在县城立足,稀里糊涂做起了皮肉生意之后,才是真的不敢回家了。亲戚里也有在县城扎根,不知道怎么就打听到了她的情况,谁不忌讳这个,觉得脏的也大有人在,整个家族里慢慢没什么人还和她来往了。

王一博的母亲算是少有的几个还和她保持联系的,也不嫌她不干不净,所以她愿意帮一帮他们。虽然王一博住校不需要她什么精力,但多个人照料总是好的,“周末来阿丽姐这边,做饭给你吃。”

王一博掏出那一叠粉红人民币给阿丽姐,他明白这是母亲感谢她的,并不是什么生活费。阿丽姐死活不肯要,让王一博自己收着用,她不会告诉他妈妈。

“我有在赚钱。”阿丽姐小声说,“虽然现在风声紧,但我做了这么多年,什么门路没有?安心,你在我这里住也不用怕,阿丽姐上头有人的。”

她拍拍王一博领口,好亲昵。王一博记忆里其实并没有阿丽姐这号人物,但她不让人讨厌,反而有点亲切。
阿丽姐看王一博掩饰着打了个小哈欠,贴心道:“困啦?我叫赞赞带你上去哦?她房间还有一张空床,你和她睡一间好伐?”

王一博看靠在门边的女人踩着高跟鞋缓缓走过来,瞌睡都吓醒了,张口结舌道:“这样…不好吧…阿丽姐,男女授受不亲…”

阿丽姐道:“没事!你放心去!赞赞和别人不一样,所以她才自己睡的。”

王一博去看那女人,她一低头长发便垂下来,她定定望着王一博,突然开口道:“是我让阿丽姐把你放在我这边的,不用担心。”

她的声音很有磁性,王一博听惯娇嗲女声,反而觉得她的声音很特别。

她们都这么坚持,王一博闹了个大红脸也于事无补,只能道:“那打扰了。”

王一博跟阿丽姐道了晚安,她笑眯眯招手让他去,然后便专心盯着方寸大小的电视屏幕开始嗑瓜子。赞赞带他进到神秘走廊,又深又长,两边是几间虚掩的屋子,没开灯。王一博好奇想去看,赞赞没回头也知道,冷冷丢下一句“不该看的别乱看”。王一博顿觉心虚,收回目光专心听赞赞叩叩的高跟鞋声。赞赞个子好高,腿又长,还穿五厘米高跟,比王一博高出半个头去。

走廊尽头是一道破木门,赞赞拉开它,后面藏了一道窄楼梯,弯扭着,只得一人通过。

赞赞说:“你跟着我,不要乱看别人屋子。”

楼梯很陡,真的是“爬”楼梯,一级台阶足有二十来公分。赞赞穿包身裙,堪堪遮住屁股的长度,她臀部浑圆挺翘,因此裙子显得更短些。她侧身才能勉强抬脚拾阶,王一博在下面一不小心就要饱览她裙底春色,包裹在渔网袜下的白腻大腿根和黑色蕾丝。王一博不敢再看。

二楼格局和一楼类似,依然是长长走廊。他们往反方向走去,经过许多间屋子,都紧闭着门,里面传出女人欢声笑语,间或夹杂几句笑骂。王一博得了赞赞警告,不敢分多余目光。头顶挂满女人湿答答衣裙,都短小,极省布料。

赞赞的房间在中间,她锁了门,从手腕上抽出一根塑料“电话线”头绳,上头拴了一把铁钥匙。她拿钥匙插进暗绿色锁头。

房间很大,甚至还有一间独立卫生间和小小阳台。左右两张铁架高低床,中间夹一个木桌,似高校宿舍那般格局,右边那张床的下铺铺了红色床单被褥;房间正中间被一道半透明粉色纱帘划分领地,左边的床是空的,只见得到裸露的木床板。

“这一半是你的,这一半是我的。”赞赞画三八线,“洗手间在你那边,所以你没事少看我这边,更不许过来,听到了吗?”

王一博老实点头:“知道了。”反正他住不了几天就要走,这几天他最好乖乖听话。

赞赞反锁了门,看来她很不想让别人打扰她,王一博不明白为什么她还要主动提出收留他。赞赞拿了睡衣去洗澡,他从行李箱里拿出妈妈给他带的被褥,全抽了真空,不占地儿。他一个个袋子拉开来,被挤压走的空气争先恐后回到棉絮间,被子慢慢蓬松起来。

洗手间里排风不好,过了一会儿就有水蒸气从门缝里钻出来,带着一股好闻的洗发水香味。王一博原本躺在床上回复妈妈的微信,闻到这味道,下面突然毫无预兆地硬起来。

他盯了一会儿运动裤下面被束缚的小兄弟,心里叹了一声,其实早该硬了,他看清赞赞的第一眼他就该硬了。

赞赞洗澡很慢,磨磨蹭蹭半天才出来,一大片热气跟着她逃离牢笼。赞赞人还没出来,声音先到:“你闭上眼,不许看,我叫你睁开你才能睁开!”

王一博嘴上答应,其实偷偷眯条缝,拿被子遮着自己直立的下体。

他看见赞赞穿一条丝质的吊带睡裙出来,头发还湿,搭在肩上,她用一块小毛巾在擦。

王一博发现赞赞前凸后翘四个字只占了后面一半。她其实是个平胸妹,难怪不准王一博看,女人在这一点上有些奇怪的自尊也难免,王一博很能理解。

赞赞飞速移动到她的安全领地,王一博问:“可以了吗?”

她闷闷应一声,王一博这才光明正大睁开眼。

纱帘是半透明的,充其量只能遮羞,王一博依然能看见赞赞粉色的轮廓,她细瘦的身体、盈盈一握的细腰、肋骨清晰可见的胸口。

赞赞抬手拢头发,她真白,也没有体毛,腋下干干净净,也是一样的白。王一博下面硬得发疼,赶紧溜到洗手间去洗澡。

洗手间余雾未散,那股清香却更浓,王一博关上门,靠在门后拉下自己的裤子,急切地套弄起来。

他一边弄一边观察这间小小的洗手间。很干净,几乎是一尘不染,毛巾挂得整齐,窗台边拉一根绳,挂着个塑料盘夹,上面悬挂着小小的内衣和丁字内裤,内衣罩杯不大,但内裤得容纳丰满肉臀,都是蕾丝的,幼嫩的奶白色;洗手台边上放了一块泡沫还没完全融化的浅色香皂,王一博凑过去看,上面竟然还沾了一根卷曲的毛发。

他射得突然,直接喷到了对面的墙上。王一博吓了一大跳,还好没射到她的内衣上,不然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出来的时候赞赞已经躺下了,空气里除了洗发水香还多了一点花露水的味道。天气热,但屋里没有空调,只有两台立式电风扇,赞赞分了一台给他,自己只用一扇。

王一博小声问:“睡了吗?”

赞赞过了好一会儿才回道:“没,怎么了?”

“我怕黑,晚上能不关灯吗?”

“不关灯怎么睡?”

“关了我睡不着。”

赞赞叹气,支起半个身子望着他:“你都多大了,我怎么还得跟奶孩子似的?”

王一博不吭声,他知道赞赞这语气最后肯定要对他投降。

赞赞看他可怜兮兮坐在床沿擦头发,又叹了口气,问他:“要吹风机吗?”

王一博立刻说:“要。”

又问:“是我去拿还是你拿过来?”

赞赞大概是想了想,才说:“我拿给你吧。”她窸窸窣窣一阵,披了件毛线外套,趿着人字拖拿吹风机过来。王一博接过的时候看见她指尖斑驳脱落的大红色指甲油。

他真不敢再抬头看赞赞,他怕自己又硬起来。

吹风机质量不好,一开就有一股难以掩饰的糊味。王一博草草吹了几下便关掉了,他受不了那味儿。赞赞问他:“吹好了吗?”王一博说好了。赞赞说那你去关灯。用的是命令的语气,没有商量的余地。王一博仰头看看顶灯,的确是,这么亮的白炽灯开着,赞赞的确没法儿睡。

他决定明天去超市买个能调光的小台灯来。赞赞怎么能连台灯都没一个?

灯关了,王一博按理来说要害怕的,但他闻着空气里各种气味混杂的奇怪味道,竟然很快进入了梦乡。

tb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